八個小時後

迷迷糊糊地睡了八個小時。正如過去兩個星期般,起身後鼻子總是忙個不停。不絕的噴嚏聲似乎要公告房子裡的另外三人:我睡醒了。洗了澡之後,赤著胳膊圍著毛巾,看見 A 在客廳玩起了 PS2。他長得很像周傑倫呢。酷酷的(老天總是不公平啦,為什麼長得帥的不是我。)只是我常向 J 抱怨說我受不了他女友每句話語中夾帶的嗲聲嗲氣。J 說可以塞些蘋果在她的嘴巴裡嘛。可是這太浪費了吧哈哈哈。到了報社,拿了星期天的主報,在食堂吃起沒有溫度的菜飯。食堂裡人很少,可是在場的人說話的聲量都不小。聽見坐在我同桌的另一端的男生說他打算買部車子。我心裡暗爽,覺得有個笨蛋跟我一樣要陷入(車貸+汽油+收費站+偶爾要塞點加糖咖啡錢的)泥沼之中了。

吃了飯之後,我回到了一個屬於星期天的辦公室裡。平時塞滿了製造噪音的二十一人的空間,今天只有四個人在場,並且各自安靜地分據一角。父親來了電話。驚訝我今日有上班。他含蓄地說在今日的報上看到了我的詩。我說那是一首寫了許久的詩了,然後不帶任何情感地迅速換了一個話題。我問他打算如何度過星期天。他說沒什麼,就呆在家嘛。像是故意地,他再說了:哪麼你是看到報紙上刊登了你的詩了囉?「有啊。我看到了。」隨便扯了一些有的跟沒的。掛上電話之前我像往常一樣,都會說:我過些時候會再給家裡打電話。我沒告訴他那是一首入圍了文學獎後最終落敗的壞詩。當然文壇不是考場。只是我覺得自己還是比較像一個落第生。儘管,父親從來就沒在我赤紅的成績單上留下簽名後,苛責過我甚麼。一次也沒有。

八個小時後

廣告

About this ent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