爭取機會講講講

星期日晚上接到 M 的電話,才知道大伯母進院了。說是星期二坐長途巴士從新山來吉隆坡,在走向車站等兒子 T 來接他的時候扭傷了腳。看了幾天中醫。似乎不怎麼見效。星期六就到醫院照了 X-Ray,原來是右腳踝部分的韌帶斷了骨頭也斷了。醫生建議動手術處理。接著,星期一就動了手術。

結果,一個不太好的遭遇,卻變成了大家的一個小小家族聚會。連續了幾天都在下班後到醫院去探望她。與長輩對話,都用方言。若將我過去在外混了近七年的(講潮州話句子/次數)總合起來,還真的沒說過這麼多。我說得很孬。長輩們都很厚道,也不取笑。並且繼續跟我說說說。我說錯什麼大伯母大伯父都會很含蓄地笑笑帶過。若是我母親,就會直接用華語說:「你怎麼就堅持講潮州話?說華語不行?」父親恰好與她相反。每次打電話來,都與我說方言。我感覺自己好像要考潮州話的托福考試似的,爭取機會講講講。學英語的時候都沒這麼努力過 XD

許多朋友以為我的家族觀念很厚重,其實我缺席家族活動缺得厲害。每每家中有人看到我,都似乎恍如隔世,然後就調侃我說是不是到外國跳飛機了。哎好久沒回家了。這個月一定要回去。

廣告

About this entry